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7-27

杜之聪(右2)还记得在柬埔寨旧家曾看过这张小姑和表哥表姐们的旧照片。左起为章细妹,章玉隆和章锦隆,右一为黄威莹。
杜之聪(右2)还记得在柬埔寨旧家曾看过这张小姑和表哥表姐们的旧照片。左起为章细妹,章玉隆和章锦隆,右一为黄威莹。

(新加坡27日讯)法国籍柬埔寨华裔男子三四十年来不断练习写小姑和表哥的名字,目的只为了到新加坡凭名字找亲人。他花了36年,最近终于成功找到表哥一家。

杜之聪(73岁)的父亲原籍潮州澄海,年轻时到柬埔寨谋生,后来娶妻生子,落地生根。他生前曾向杜之聪提起自己有两个妹妹嫁到国外,一个在泰国,另一个到新加坡,他曾到泰国找妹妹,但始终没有机会到新加坡,就在1975年过世了。

70年代初,柬埔寨战乱,杜之聪逃难到法国,虽然生活困苦,但从来没有忘记父亲要到新加坡找妹妹的心愿。1982年,他趁转机新加坡时入境观光,并尝试找人,但毫无结果。

那次以后,杜之聪在法国努力工作,带大3个孩子,无暇也没经济能力再出国寻亲。

尽管如此,这30多年来,他时不时就会写下小姑杜碧枝和表哥章锦隆的名字,深怕一不小心就忘了这唯一与新加坡亲人的联系。除了名字以外,他也只知道小姑住在裕廊。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他说:“以前听人家说,新加坡很小,可是来到这里才发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单凭两个名字和不确切的地址,茫茫人海中要如何寻人?他们前后来了4次,前3次都失望而归,最近终于在潮州八邑会馆的协助下,成功找到表哥一家。

提起初见杜之聪,潮州八邑会馆职员黄韵如(32岁)说:“他们来到会馆,说要找在新加坡失联多年的表兄,资料不多但有完整的名字,我就在5000多份会员资料中搜寻,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

不过,由于杜之聪表哥的“章”姓比较特别,黄韵如灵机一动,想到会馆的会计同事章玉隆(66岁)也姓章,隔天就随口问他是否认识一个叫“章锦隆”的人。没想到章玉隆的回答竟是:“他是我的亲哥哥!”

责任编辑:鲜于纾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