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亲自陈词 称散播希望变罪名 戴耀廷:无悔饮这苦杯

2019-08-06

「占中三子」及另外六名学生和政治领袖被控煽惑公众妨扰等罪,戴耀廷昨弃用律师,亲自向法庭陈词。他强调本案是一宗公民抗命案件,眼见由他大学时代、至儿子大学毕业,香港经历30年争取民主路,仍无功而回,决心以公民抗命争取港人应得的普选权。他引述终院法官邓国桢退休时所言,「自由的代价是要时刻保持警觉,永远不要放弃或低估自己的力量」。戴自言他们即使有罪,罪名就是在香港这艰难的时刻仍敢于去散播希望,扬言:「入狱,我不惧怕,也不羞愧;若这苦杯是不能挪开,我会无悔地饮下。」
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自审讯起一直由资深大状麦高义代表,麦高义日前预告戴将亲自陈词,昨到庭旁听的市民明显倍增。法官陈仲衡甫开庭即邀请戴到法庭前方的律师位置宣读陈词,但戴要求站在犯人栏内陈词,阐述其「First submission, Last lecture(最后一课,首度陈述)」,当他宣读完毕,庭内、庭外掌声如雷。

「为宪法权利已等逾30年」

戴开宗明义指,本案是一宗公民抗命案件,而他处身犯人栏内,就是因公民抗命所致。他指自雨伞运动一役后,公民抗命概念家喻户晓,是「一项公开、非暴力、真诚的政治行为,通常是为了改变法律或社会而作的违法行为」。他剖白「和平占中」的种子萌芽于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格言,马丁路德金1963年因参与示威争取民权被判入狱,当时提到「一个人若违反不公义法律,必须公开、充满爱心、且愿意受罚;一个人因良知而指出不公义之法、且甘心接受惩处,藉此唤起社会大众良知和关注个中不公,是对法律表达最大敬意」。
戴眼见香港争取民主多年,由他大学时代起、至他儿子已大学毕业,香港仍未有民主,他与那些一起追寻民主梦的人一样,「为了我们的宪法权利,已等了超过30年」。他强调普选是《基本法》赋予港人的宪法权利,他深信只有真普选,才能化解香港深层次矛盾;惟若按照人大8.31所设立的框架去普选特首,港人根本不会有真正选择。
「和平占中」公民抗命的目的,正正是维护所有港人宪法权利、争取落实宪制改革、及为香港未来带来更多公义。但正如马丁路德金格言,「压迫者从不自愿施予自由,自由是被压迫者争取得来的」;对当权者来说,追求公义的行动诚然是妨扰。
戴指,市民享有和平示威自由的宪法权利,若「和平占中」如计划般10月1日举行,参与者可能会触犯《公安条例》中关于未经批准集结的控罪,但三子相信不会对公众构成不合理阻碍,所预计会被占领的空间包括马路等,是公众在公众假期可自由使用。
当「和平占中」提前9.28移师添美道举行,市民只是行使和平示威自由的权利;但警方却封锁进入添美道道路,导致市民聚集在夏悫道。「在警方发放87枚催泪弹及使用过度武力后,一切都改变了」,戴坦言没人能预计警方施放催泪弹,往后的事情亦非三子所能掌控,他们当下认为最重要的是「带领参加运动的人平安回家」,并一直为此竭尽所能。
戴续引述案例指,除了公民抗命的违法者要遵守一些规则,如行为要合乎比例,不可导致过量破坏或不便,并需接受法律惩处;执法者亦然警察和检控官的行为也要有所节制,法官在判刑时亦应考虑示威者的真诚动机。

称已花很多岁月守护法治

他指出,普通法地区对是否有煽惑人煽惑一罪仍存有争议,控方却以串谋及煽惑人煽惑该罪起诉他们,是过度和不合理;控方另依据三子公开宣扬公民抗命的发言作为串谋的指控基础,等同将所有公民抗命都扼杀于萌芽阶段,社会因而出现寒蝉效应。戴强调,若控罪恰当,三子会认罪。
戴最后引述终院法官邓国桢于退休时发表的言辞:「自由的代价是要时刻保持警觉,永远不要放弃或低估自己的力量,如果我们整体社会坚持维护法治,无人可以轻易把它夺走,千万不要让此事变得轻而易举。」他自言作为香港法治和宪法学者,已花了生命中很多岁月去守护法治,他相信法治能为公民抗命提供理据;而他亦不会放弃,继续争取香港民主。

责任编辑:柏昂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