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20

澳洲外长毕晓普被指一直死守两国现有条约的“法律约束力”。
澳洲外长毕晓普被指一直死守两国现有条约的“法律约束力”。

(北京8日中新社电)据中新社报道,澳洲近日强硬回绝了东帝汶有关帝汶海重新划界的相关诉求,并称调解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将不具法律效力,一时间引发世界舆论广泛争议。

为维护自身海洋权益,东帝汶于今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有关规定,向联合国秘书长提起针对澳洲的强制调解程序,请求设立调解委员会,就有关海洋边界争议进行调解,为双方进一步谈判提出建议。

8月29日,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成立专家委员会,就澳东两国围绕油气资源丰富的帝汶海的争议启动相关听证。东帝汶代表团团长、前总理古斯芒在听证会上表示,东帝汶不是想要寻求支持或者得到特殊对待,只是想要在国际法框架下争得自身的合法权益。有报道认为,这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框架内解决争端”的重要尝试,但古斯芒的话并未得到澳洲的任何积极回应。

事实上,澳洲外长毕晓普等澳洲官员一直死守两国现有条约的“法律约束力”,在划界问题上对东帝汶拒绝任何让步,并认为调解委员会不具有举行海上划界听证的司法权力。

追溯澳洲与东帝汶在涉海问题上的历史不难发现,澳洲一直试图在与东帝汶的海洋划界问题上占据优势地位,而且,对于自身利益,澳洲毫不含糊,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在谈判过程中动辄严词威胁,同时还被指利用间谍来摸清对方的底牌。

- Advertisement -

1972年,澳洲与印尼划定两国位于帝汶海的海洋边界,当时东帝汶还是葡萄牙殖民地,在葡萄牙反对下,澳洲印尼海洋边界在东帝汶段未能划定。印尼出兵占领东帝汶后,印尼先后于1989年和1997年与澳洲签署相关划界条约,但东帝汶明确表示不承认澳洲与印尼之间的双边协议。

东帝汶作为一个在21世纪初独立的国家,手中掌握的资源十分有限。然而外界认为,澳洲在与东帝汶的涉海纷争中扮演了并不光明正大的角色。

澳洲抢在东帝汶独立前夕,根据公约第298条发表了排除性声明,宣布不接受公约规定的海洋划界争端解决程序,而后与东帝汶在东帝汶独立当日签署2002年《帝汶海条约》。

2006年1月,两国签订《帝汶海特定海上安排条约》。东帝汶认为,根据公约,帝汶海油气区中绝大部分区域位于东帝汶海洋权益区内,要求与澳洲通过谈判或司法方式解决两国海洋边界问题,但澳洲既不谈判,更不允许提交司法解决,以“分享”帝汶海的海洋资源尤其是油气收益。

澳洲过程中违背诚信   要求判定条约无效

- Advertisement -

在2006年的有关帝汶海油气田协议协商过程中,东帝汶指责澳洲曾对东帝汶内阁办公室实施窃听。东帝汶官方对窃听事件深感震惊,而澳洲矢口否认,并阻止相关证人出庭。东帝汶曾于2013年3月就《帝汶海特定海上安排条约》的有效性提起仲裁,指控澳洲在谈判过程中违背诚信原则,要求判定该条约无效。

中国外交学院副教授、国际海洋法专家龚迎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简要概述了澳洲与东帝汶海权纷争的基本问题。根据她的观点,由于澳洲称强制调解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东帝汶涉海维权之路充满挑战。

澳洲置公约于股掌之上,对小国充满傲慢与不屑,其行为不仅侵害东帝汶的合法利益,也势必有损澳洲在国际社会的声誉。国际社会对澳洲涉公约相关问题上的发声,今后恐将需要仔细甄别,才可分出孰是孰非。

责任编辑:颛孙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