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25

李金凌(右2)在张接莉(左起)、刘国南及陈枫溦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吁请有关殡仪服务公司业者现身。

“我把灵位钱和丧礼钱一并给殡仪服务公司业者,业者没付给墓园,墓园却向我追钱,我岂不是要给双倍价钱!”

华裔女子李金凌(36岁),于2017年10月26日为过世的父亲办丧事时,通过怡保某殡仪服务公司介绍向某墓园为父亲购买灵位,并在丧礼结束后把全部钱一并交给殡仪服务公司,不料公司却没将钱交给墓园,结果遭墓园发律师信追讨高达1万4988令吉的灵位余款。

李金凌无助下向霹雳州马华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刘国南求助,并于周四在后者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出席者包括该投诉局委员张接莉及陈枫溦。

刘国南指出,事主希望通过记者会澄清此事的由来,也希望有关墓园向对的人(殡仪业者)追讨余款,不应该把责任推到事主身上,与此同时希望警方介入调查,并要有关殡仪服务公司业者现身承担责任。

他也希望该墓园收回律师信,以商讨如何找到一个双赢方案解决此事。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事主为父亲办理丧事时选用了上述殡仪服务公司,对方当时推荐一个丧礼配套价格为1万6000令吉,当中包含价值8888令吉的灵位,但事主所挑选的灵位价格高过8888令吉,因此需要补加1万令吉。

他表示,一切敲定后,事主与殡仪服务公司业者一同前往该墓园的办事处签署买卖文件及缴交200令吉抵押金,买卖文件上也清楚填上有关福殡仪服务公司的名称,以及代理一栏更有填上代理编号。

他说,事主随后在办完父亲身后事数天内集合整理了所有亲朋戚友的帛金后,透过银行转账把丧礼费和补加的1万令吉一并缴付给殡仪服务公司。

他指出,当时以为一切已经画上句号,岂料2018年1月事主突然收到该墓园负责人的来电说联络不上殡仪服务公司业者,也指她没有缴清灵位款项,并要求事主协助找她出来。

刘国南表示,事主最终也成功联系上殡仪服务公司业者,及安排双方见面以解决拖欠灵位费用事宜,当时殡仪服务公司业者缴付了3700令吉及开出3张支票给墓园负责人,以为事件已经获得解决。

他说,可是于2018年12月31日事主收到该墓园的来函通知指拖欠1万4988令吉余额,当事主前往墓园办事处问个究竟时,墓园负责人指3张支票都不能过账,也叫事主前往警局投报。

他指出,在报案后,事主于今年3月受到墓园发来律师信追讨余款。

李金凌强调,早在2017年已缴清所有费用给殡仪服务公司业者,如今拿钱跑路的业者令她惹上官非,而现今情况,是她要付双重费用,从事小贩的她自问没这本事。

她指出,当时与殡仪服务公司业者一同前往墓园办事处签署买卖合约时,该办事处职员不曾表示一定要把购买灵位的钱交给公司,于是为了省略麻烦,全部钱(丧礼费用和灵位费用)都在事后交给殡仪服务公司。

她说,墓园应该向导致公司损失的职员追究责任,不该把责任推到顾客身上,并指该殡仪服务公司并非指定代理。

她在此事件中对多处存在疑问,包括墓园为何支票无法过账许久后才再次向她追讨余款,以及墓园为何当初接受殡仪服务公司分期付款以支票方式缴付余款,因此,她希望墓园给予回应且收回律师信。

有关墓园公司高级经理接受媒体电访回应此事时表示,这是顾客买了东西就要给钱的直接道理。

他指出,有关殡仪服务公司只是“佣金代理”(Commission agent)并非指定代理,这类佣金代理是介绍到生意就可赚取佣金,而且顾客应该直接与墓园进行交易,然而顾客决定相信殡仪公司而把钱交给对方,这个责任不在墓园。

- Advertisement -

他说,此事件也是首次发生,而有关殡仪服务公司只是介绍过1至2个顾客给该墓园。\=

对于事主称许久后墓园才向事主追讨余款一说,他表示,墓园有多次向事主和殡仪服务公司追讨余款,但详细情况则是负责的职员清楚。

他说,此事已经交由律师处理,若对方有何事要洽谈可接洽墓园的代表律师。

责任编辑:侴曷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