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27

沈志勤(左2)与峇都茅区渔民进行对话会,左起为法乌兹、沈志勤、诺艾莎、纳兹里。

农基及农业部副部长沈志勤指出,自上个月以来,我国有7艘渔船被印尼执法单位扣押,其中4艘仍未被释放,他吁请渔民在渔船上装置卫星追踪器,以在发生类似事件时,可证明被扣押的位置。

沈志勤于周六出席与峇都茅区渔民的对话会时,如是说。他指出,由于印尼严正看待当地渔获减少的问题,并取消了B型渔船执照,因此一旦我国的渔船不小心进入印方,就会马上遭到扣押。“但是这次(通过卫星定位系统)很清楚是他们进入我们的海域。”

他也说,周五(15日)再有两艘渔船遭印尼执法单位扣押,在霹雳班台,该部门收到消息后马上交由大马海事执法机构(APMM)处理,并安排直升机前往谈判,最后在外交部及海军的交涉下,加上通过卫星定位系统确认被扣押的位置属于大马海域,因此这两艘渔船及船员最终被释放。

当天的对话会获逾40名峇都茅区渔民参与。

他说,目前已有3艘渔船被释放,尚有4艘仍被扣押中,这些渔船分别来自霹雳州及砂拉越。

沈志勤直言,根据一份世界报告,渔产逐渐减少的情况下,预计2040年海洋将无鱼可捕,为此,新政府计划展开持续性且专业的方案,帮助渔民生计,确保未来的子子孙孙仍能吃到鱼类。

- Advertisement -

他说,政府将在2020年取消B型渔船的执照,让受影响的渔民转为申请C型渔船执照,并提供低利率贷款,让他们添购C型(更大型)的渔船到深海捕鱼。“目前还有数百张C型渔船执照可供渔民申请。”

他指出,C型渔船将采用中层拖网(Mid water trawl),届时在中间的海域进行拖带,不仅不会伤及海床,还可获得更多渔获。

他也说,经与中国大使洽谈,中方有意分享深海水产养殖业技术,并转移至大马,让渔民能有更好的收获。不过,政府将提供不同的机会,仍会继续鼓励浅海养殖业的进行。

另外,他提及,政府从2008年给予渔民每月200令吉的津贴,2015年调涨至300令吉,随着国家财务出现状况,才调回200令吉,不过他承诺,在国家财务状况复苏后,将致力争取恢复300令吉。

出席者尚有槟州渔业局主任诺艾莎、大马渔业发展局(LKIM)槟州副主任法乌兹 ,及槟州渔民协会主席纳兹里等。

当天的对话会获逾40名峇都茅区渔民参与。其中,一名渔民锺赛明声诉前朝政府修改政策后,B型渔船须离岸8海里作业,惟8海里外并没有鱼只,因此呼吁新政府恢复旧政策,允准B型渔船到5海里以外捕鱼。

锺赛明坦言,实行上述新政策后,B型渔船在8海里外没有收获,渔民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暗地里到5、6海里处捕鱼。

对此,诺艾莎解释,当初最高决策单位做此决定时,是因为要减少入侵事件的发生。无论如何,她说,决定权并不在于当局,因此将把这项诉求提呈予最高决策层。

另外,锺赛明对于槟州渔民协会向槟州渔民征收高收费表示不满,他直言,该协会向渔民收取的费用“什么都贵”,包括水费、冰费等,怀疑本是津贴渔民的福利遭商业化。另一名渔民张振辉则补充,使用码头出货的收费也比于其他州属高几倍。

纳兹里回应,以吉打州为例,该州属的开销是由大马渔业发展局承担,而槟州的是由槟州渔民协会承担,因此不能相提并论。对此,张振辉要求大马渔业发展局接管当地码头,以降低成本。

沈志勤也直斥槟州渔民协会的成立旨在帮助渔民,不应趁机赚取利益,并促请当局重新检讨有关收费是否必要。

张振辉说,B型渔船往往在不慎撞上A型渔船的渔网时,对方就会要求金钱索偿,而赔偿金额远远高于渔网的价格,当中包括槟州渔民协会的会员。此外,他们还蛮不讲理,若不当场赔偿,对方可能会亮刀或直跳进其船里。

诺艾莎表示,渔民遇上这样的麻烦,必须要求对方出示证件证明是执法人员,若不是即可报警处理。“只有渔业局、大马海事执法机构,及海警有执法权。”

沈志勤补充,为免有心人趁机敲诈,发生事故后,当事人应向槟州渔民协会投报,若无法处理,才让大马渔业发展局插手。

- Advertisement -

他提醒渔民不要为了一时之快,以赔偿金了事。

张振辉也提出,渔民一旦被发现违规,将被吊销执照1年,同时,渔船无法在5年内转名,他认为此刑罚过重,盼当局减轻。

针对该提议,诺艾莎回应,首次及二次违规的渔民并不会被吊销执照,然而待第三次违法后,方需等5年后才可以出海。无论如何,这同样需交由最高决策层定夺。

责任编辑:童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