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31

奥斯曼:“我考虑了一周的时间,决定辞去柔州大臣的职位。”

在政坛长达44年,拿督奥斯曼沙比安从来不曾想过自己有机会成为柔佛州务大臣,这是改朝换代推波助澜下的成果;但当了11个月的柔州大臣,他仓促弃官挂印而去,实属无奈,若不辞职恐危害个人及柔州的利益。

柔州撤换大臣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引发柔州王室与首相敦马哈迪之间的矛盾;当时,当奥斯曼决定辞职时,他并没有清楚交代辞官的理由。

如今,他接受《马新社》专访时,依然不肯透露当初辞官的真正理由,仅表示他考虑了一周的时间,才决定要在4月8日辞去柔州大臣的职位。

“对我而言,这是最好的结果。否则,这将对我个人的声誉及柔佛的政治局面带来影响!”

他对自己曾经被赋予重担,担任柔州大臣一事表示感激,他也冀望接任者拿督沙鲁丁(现任柔州大臣)会竭尽全力,履行相关职务。

- Advertisement -

从1999年起至2013年,奥斯曼在国阵旗帜下当了3届甘拔士州议员。离开巫统之后,他在2018年以希盟阵营下的土著团结党旗帜,出战捍卫甘拔士州议席,希盟取得中央及柔州政权后,他被推举担任柔州大臣。

其实,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担任土著团结党柔州秘书的他并没打算上阵。当时,他希望协助希盟拿下中央及柔州政权。

“不过,基于党内缺乏有才干、经验和影响力的资深领袖,他们才叫我选一个地区上阵。”

当时,他的想法是若希盟取得中央政权,就交由党领袖把他安置在合适位置,他愿意接受担任官联公司或或总领事馆任职。其实,他一直向往外交工作,想当一名驻派海外的总领事。

“我在国阵旗下已担任3届州议员,我不曾担任行政议员,更不曾想过要当州务大臣。”

奥斯曼(前排左3)代领柔州行政议员团队,扭转柔州的经济情况,归还拖欠联邦政府1亿8700万令吉的坏账。

掌管11个月曾推数大计划 稳固柔州经济

被赋予重担(柔州大臣)之后,奥斯曼接下来最大的挑战,便是要领导一群没有执政经验的行政议员掌管柔州。

“大部分的行政议员都没有经验,他们仅有的经验便是担任再在野党州议员。他们完全没有执政的经验,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奥斯曼坦言,当时自己仅有的经验,便是担任官联公司的领导。

他的职务之一,便是要教导这些新任行政议员,如何了解自己的职务并组织起来,掌管新的柔州政府。

其实,在他掌管柔州短短的11月内,在众柔州职员的扶持下,他们成功推动了数项大型计划,稳固了柔州的经济情况。

- Advertisement -

“如在执政百日内,我们便履行了部分希盟竞选宣言,并框架出《柔州2019年-2030年柔州永续发展蓝图》。”

此外,他在行政团队及柔州政府职员协助下,扭转柔州的经济情况,处理了柔州政府拖欠联邦政府1亿8700万令吉的坏账,这占州政府欠联邦政府坏账总额的57%。

与此同时,前朝政府遗留下的各种问题,包括长达一年没有处理的各种事务及文件,也在他的领导下,一一妥善处理,其中包括修改条约、转换土地权、土地买卖、购买房屋等,相等于堆积了17个月的工作量。

责任编辑:展鲚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