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07

执业律师林子辉:即使没有人针对这起男男性片投报,总检察署有权要求警方展开调查,毕竟这是有违反社会道德观念,也涉及到公众利益。

在我国法律,尤其是在刑事案,并没有相关《隐私保护法令》(Privacy Act) 来保障一个人的隐私权。

对于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男男性爱短片”,执业律师林子辉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表示,虽然原产业副部长高级机要秘书哈兹阿兹隔日站出来承认本身是“男男性片男主角”,可是并没有说自己是否“受害者”。

他表示,在刑事这方面,如果性片中另一人指不是他,并指是被人陷害的,可向警方报案,告哈兹阿兹诽谤,以还他自己一个清白。“但也可能因此受陷其中,即遭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77条文(违反性自然行为)而被调查。 ”

他指出,被指是性片中的另一人物,若要证明本身是清白,也可以民事起诉哈兹阿兹诽谤及索偿。

但是,他说,如果真是他本人,而对方却是被陷害即在不知情之下被录影,甚至是短片流传出去,对方其实也可以以侵犯私隐权,民事起诉哈兹阿兹及该酒店负责人,包括是否蓄意流传出该短片。”

- Advertisement -

保护个人隐私 大马确有不足

执业律师林子辉表示,其实从这件事发现,我国的法律在保护一个人的隐私权方面,确有不足之处。

“其实我国没有并特定法令在有关保护个人隐私权,若一个人的隐私权被侵犯,都很难以刑事案来定罪他人。”

不过,他表示,在这起男男性片事件,除了刑事法典第377条文(违反自然行性为)、刑事法典第292条文(散播不雅色情东西)、通讯与多媒体法令(MCMC Act) 及轻微罪案法令(undang-undang kecil) 可对付相关人士。

“至于刑事法典第509条文,则只是针对女性(蓄意侮辱妇女贞洁之说话或姿态),则无法用在以上案件。”

“但我国并无制定隐私保护法令,而且英系普通法(Common Law)一般上也不承认个人隐私在公众场合的权益。”

没有隐私法令 无法全面保障

林子辉也举例,2009年黄洁冰被偷拍私密处事件及2005年一名马来女子在警局扣留室内被令脱光裸蹲,并遭警员偷拍成短片等,前者随着黄洁冰辞职后案件不了了之,后者则接受赔偿并达至庭外和解,其实个人隐私权并未获得全面保障,也暴露我国法律的不足之处。

“就像轻微罪案法令,罪成也仅是罚款而已,我国只有个人资料保护法令,但主要是保护个人资料,比如到银行申请户头时呈交的个人资料,不能被随便使用和传播。”

- Advertisement -

“或许是我国文化与道德观的不同,至今没有像国外存有隐私保护法令(privacy act)。”

他说,值得一提的是,还有2007年爆发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的性爱光碟风波,律师公会曾呼吁政府制定隐私法令,但政府至今未有行动。

另外,询问若没人去警局报案,林子辉表示,总检察署有权要求警方展开调查,毕竟这是有违反社会道德观念,也涉及到公众利益。

责任编辑:佘安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