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16

 

赏萤游渐失热潮,船只有CALL才会准备。

 

开发15年光景的吉辇河观赏萤火虫生态旅游,在今天因缺乏宣传与提升而渐渐失去热潮,游客数据反差,可以从当年与现今比较看出;当年每晚4艘船忙碌载客,到今日有CALL才会准备。

这块天然景点并不是萤火虫少的问题,实际上是客源少的现象。

方美铼:提升计划筹备中

- Advertisement -

爪夷区州议员方美铼受访时说,现任掌管槟州旅游业的行政议员杨顺兴,有要求州议员针对旅游做出建议以推行各区的旅游业。对于高渊生态旅游业提升计划,目前在筹备阶段,是关于如何保护萤火虫及提升生态旅游业。

当年由爪夷区前州议员陈清凉申请建立的码头。

“前任行政议员罗兴强在2015年,除了在高渊设立萤火虫宣传看板,就没有下文,我承认,可以形容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当年我还是威省市议员。”

他补充说,或者当年州及中央不同政府关系,可能在过程中遇到难题吧。无论如何,他当选爪夷区州议员后,在去年有与一间油公司在河畔栽种树苗,以绿化河岸增加萤火虫栖身处。

槟州唯一“吉辇河赏萤”生态旅游。

其实现今,我们也面对河岸提升工程的阻碍,而无法发挥建设工作,包括情人桥提升计划,即使已经有款项也不能进行。他的愿景是善用高渊吉辇河畔美景,打造成黄昏休闲活动站,可供公众散步、跑步及休闲。

他补充说,或还要选择新码头,包括旅游部发旅游船执照,以能名正言顺推广当地的生态旅游业。他也认为打造生态旅游业,不只政府扮演推动重要角色,也还要有私人界参与,才能完美推动。

相比最尖峰时期   王楚山:收入相差90%

据退休老师王楚山受访时透露,15年前,他在发现吉辇河畔可以观赏萤火虫时期就参与了。当时,他本身投资2艘船(可乘载10人)。当年每晚的收入可达逾500令吉,现在是每2个周的收入平均650令吉,相差90%。

他指出,2005年至现在,共15年。从最尖峰时期到现在,萤火虫还是一样多,只是游客少了。赏萤很少有回头客,除非有带亲戚或朋友来观赏。对于本地,其实看过的游客,也都不会再来观赏。

“这是吉辇河没有浪,如果吹大风连萤火虫都停不隐,也不可能出游赏萤吧。所以,普遍上,都有机会看到萤火虫,不会让游客失望。”

- Advertisement -

萤火虫并不只爱水柿树,其他的树它都能留住歇息。要推销赏萤游,还是需要配合一些旅游业界,由他们介绍给游客,毕竟在槟城,也只有高渊这河畔可以看到萤火虫。据王氏载客经验反映,当游客在黑暗中,看到闪闪发亮的小灯光挂满树上,他们心情都很欢愉。

他说,一艘船出游价50令吉,人头价是每个10令吉,每艘只坐10人。在今日,游客人数不定,有时一个月只载到50人,最多可能超过200人。如果是接到国外游客,一晚就可以载到4趟,出动2艘船。学校假期客源较多。下雨就推辞。

今年年头至5月,有载到中国客,尤其是冬季,国外游客最爱来马旅游,尤其是中国、台湾游客。近年来,日本游客就少了。印度游客不爱这生态旅游。伊朗游客都是家庭式。2006年及2007年,出动2艘船,每艘每晚有逾500令吉收入,现在要赚维修费都难。目前只留给弟弟负责一艘,另一艘他是用来消遣捕鱼,如果当晚有接到逾20位游客,他才会帮忙载,不过这情况是少之又少。

责任编辑:郭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