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16

 

丹斯里进入印度兰勋堡森林探险“猎虎”,了解珍稀兽王皇家孟加拉虎(背景处)的生态。

 

大冒险家丹斯里黄荣盛博士于本月10日至17日动身前往印度,其中4天在印度兰勋堡森林(Ranthambore)展开探险“猎虎”行动,与凶猛威武的皇家孟加拉虎(或称印度虎)为伍,以近距离观察这些濒临绝种的野生老虎的生态与生活习惯。丹斯里在回国前,受邀到新德里的著名Bharati Vidyapeeth University 巴拉蒂国际大学授课,可谓行程满满,收获丰硕荣归。

印度原本拥有4万头孟加拉虎,却在喜于捕猎的英国及印度王族大肆捕猎下,在1971年统计时,骤降至不及2000头,印度才恍然大悟,于是决定设立森林保护区来保护这批被尊称为“国兽”的皇家孟加拉老虎。其中在兰勋堡保护区里的老虎约有36头出没,喜欢探险及冒险的丹斯里,特地放下繁重的事务,前往实地探险,展开“猎虎”行动。

丹斯里全副武装进入森林探险“猎虎”。

兰勋堡森林距离印度首都新德里约350公里,面积达400平方公里,区内有300种野生动物及270种鸟类,是野生动物的乐园,也是人类寻幽探秘解开动物生存奥妙与探险的天堂。在全副武装及事先的周全准备下,进入森林的危险性略微降低,不过,动物总是有其野性本性,丹斯里深入近距离探险,危险性仍然存在。在保护区里生活的野生动物还包括大鳄鱼,野豹、山猫、猴子、大蟒蛇、野鹿、印度羚羊,狐狸等等。

- Advertisement -
野生老虎在丹斯里趋近时,竖起头戒备。

印度拥有27个老虎保护区,在严禁掠杀下,老虎数目目前已经略微回升至2000头以上,这是可喜的现象。丹斯里希望人类摒弃贪婪和虚荣的心态,不应该为了满足食欲而屠杀它们、不应该以拥有其皮制品为荣而捕捉或以猎杀它们为嗜好,人类应该维持着与动物共同拥有这片大地,促使生态平衡。

零下5度冰海看北极熊

在北冰洋零下5度的冰海中,没穿救生配备跳下去游泳,出水面时骨和肉被冷冰冻得僵硬无感觉,换得成为北冰洋游泳俱乐部会员的资格,也是丹斯里的其中一项“疯狂”之举。在冰洋里划独木舟近距离看北极熊、海狮海豹的快感和乐趣不是普通人能领略的。

在水上的冒险乐趣不只是这些,丹斯里还到澳洲深海与大白鲨同游及柏斯海底潜水寻找鳄鱼,能在澳洲阿特雷德海域冲浪的也是乐趣无穷。在亚马逊河流里寻找粉红色海豚、钓起食人鱼,捉大蟒蛇、抱懒洋洋的树獭,都是不平凡的际遇体验。

前往激流漂流天堂尼泊尔翠苏里河划橡皮筏与激流搏斗惊险万分历历在目,2018年,丹斯里在几次攀上升旗山及沙巴京纳巴鲁东南亚最高峰后,前往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虚薄空气和轻微高山反应并没有阻挡丹斯里征服高峰的意志力,在举步维艰中完成目标。

陆地上还有什么冒险活动是丹斯里未进行的?开着越野车进入酷热难熬的撒哈拉沙漠展开毕生难忘之旅、在韩国高原越野滑冰体验寒冬都是不寻常的经历。

事先签生死状   参与探险活动

提到的冒险和探险活动,丹斯里多样化的包含海陆空的冒险活动都是经历艰难、高危、甚至出生入死才能达成,事前都必须签下“生死自负”的生死状,在做足事先准备功夫和风险管理后,一切就交给“天意”去主宰,而每一次都能平安顺利回来。丹斯里说:“冒险成功了,让我把惊险过程告诉大家,冒险失败了,就让别人来讲我的故事”。

在这些冒险活动中,最危险的莫过于去年在北欧完成的高空翼装飞行了,全世界只有约600人完成这种肇事死亡率高达30%的壮举,丹斯里黄荣盛乃是化险为夷的其中一位,在马来西亚还是第一人。在完成了翼装飞行从鬼门关钻出来后,丹斯里觉得他之前的那几百次高空跳伞已经不算大刺激了。

- Advertisement -

与逾60位大学教授讲师交流

丹斯里在印度期间,知名大学知道丹斯里的印度之行,特地邀请他挪出时间,到大学一游,并予与授课。于是,丹斯里16日上午在兰勋堡森林返回新德里途中,16日下午造访了巴拉蒂国际大学Bharati Vidyapeeth University,与60多位大学教授讲师交流与授课。丹斯里以其拿手的专门知识智慧——现代化独一无二成功领导学《独一无二的企业家–追随我的脚步》。在完成授课与交流后即赶上机场返国。

丹斯里黄荣盛拥有2个博士学位、2个荣誉博士学位、2个硕士学位及一个学士学位,也是国内7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及数所大学的顾问或学术组织的名誉院长。这是丹斯里继英国世界第一的牛津大学、中国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本神奈川大学、东京工业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元智大学,澳洲实际应用学习中心及印尼大学之后,另一个国家的大学慕名邀请丹斯里前往授课。美国世界名列前茅的哈佛大学及奥克拉荷马城市大学也已经邀请丹斯里前往演讲,传授知识与智慧。与此同时,丹斯里至今已经完成国内十多所大学或大学学院主讲授课,各个大学讲堂都留下丹斯里的足迹和身影,丹斯里不吝传授智慧、常识与知识的精神为各界所罕见。

责任编辑:郑酵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