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7

每次召开的州议会都提供足够时间予议员参与辩论,图为议会召开时的场面。(档案照)
每次召开的州议会都提供足够时间予议员参与辩论,图为议会召开时的场面。(档案照)

报道:郑志贤

(槟城19日讯)“拳击赛也给10秒机会,怎么议会只有3秒,就宣布结束辩论?”

尚未参与州议会辩论的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议员今日“喊冤”,他们声称并非不参与辩论,而是不知副议长玛达沙比会在昨午州议会复会时,因当时没有议员站起来参与辩论,经三问无人回应随即宣布结束辩论环节,让州议会于下周一 (21日)提早进入行政议员总结环节。

黄汉伟:拳击赛也给10秒机会

亚依淡区州议员黄汉伟说,他已做好准备要参与辩论,不过现在却因为副议长的这个决定而失去了辩论的机会。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 ,副议长当时应该响铃召唤所有议员进入议会内,毕竟要求议员在议会厅从早坐到晚,一刻都不能走开是苛刻的要求。

他今日接受《光华日报》针对“议员被指放弃辩论”一事询问时说,他确定昨午副议长并未响铃,也未等在外面的议员进场,就直接在3秒钟内关掉立法议员“大门”。

他反问,拳击赛也给10秒机会,怎么议会只有3秒?

“我准备发表有关城市管理、治水、数码经济及工业发展等课题。这次议会辩论,根据‘ 排位’我是排在最后一位辩论,以反击巫统议员言论及补充未提的课题及当天最新课题。”

“昨天,我全天坐在议会厅,也听了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的部分演讲。随后,我也走出厅外透透气,在会议厅外继续跟进他的演讲。我在议会外通过看电视了解议会辩论进展时,看到副议长突然数1、2、3(询问 有谁要辩论)。”

“当时坐在议会厅内的议员也一时不能反应过来,在外面的议员更来不及进入会议厅辩论。”

当询及以前(上届)是否有遇过类似上述情况,黄汉伟说,有不过议长会弹性处理,隔天再让议员继续辩论, 而不是直接结束辩论环节。

他指出,尽管下周一开始议会进入总结环节,他将与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在周一早上会议召开前,商讨对策,肯定会向议会争取让议员有更多发言的机会。

刘子健:已多次提醒议员 争取时间参与辩论

尽管议长较早前指已错失辩论机会的议员仍可在总结环节中穿插发表意见及辩论内容,但在行政议员总结环节中穿插发言,肯定没有自己获得辩论时间有更充裕的时间。

对此,议长拿督刘子健认为,辩论时间是否因此减少,这和议员想不想参与辩论是两回事。

他说,日前议会召开时,反对党领袖获得近3小时的辩论时间,公正党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及行动党爪夷区孙意志议员也获得超过1小时的辩论时间。槟州议会给予朝野议员的辩论时间,是全国最多的。

当记者询及有关议员这次“没积极”辩论,议长是否会特别提醒议员们?刘子健说,他已经不止一次提醒议员们了,何况他们当中一些是两届或以上的议员。

他说,议会还是会按照既定议程,把所有议程进行完才能结束。

谢嘉平建议按警示钟

副议长玛达沙比宣布下周一进入行政议员总结环节前,公正党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刚好走出议会厅与其助理在前门准备讨论文件,因此错失了辩论机会。

他说,当他要走回议会厅时,突然就听说议会被展延至周一。议会有很多地方是没有广播系统,即使在男厕所也听不到播报。他当时没听到休会的报告。

他补充,议会辩论还是会继续进行的,周一议员们可以要求在行政议员回答问题时,被容许介入提问民生问题。

“只要适当的提问是可以被允许的。我相信大多议员(或全部议员) 都会如此。”

“基于这次在外头的议员,有的真没听到,我们的确可以建议议长或副议长,下次在类似情况出现时,可以先按警示钟,并要求在议会厅外的议员入内。”

郑来兴:抱病出席 下午重返议会已赶不及

抱病出席议会的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周五(19日)在议会中午休息时吃药后便回家休息,随后下午再重返州议会,原本他已准备好辩论稿要参与辩论,但赶不及进入议会内,副议长已宣布结束辩论。

- Advertisement -

郑来兴说:“当时,我已准备进入议会内,但赶不及副议长已作出上述宣布。虽然那时并非轮到我辩论,但我已做好准备,可以随时辩论。”

他说,其实行动党州议员早前已有协调好“排位”由谁先辩论,但未料发生此事。

他说,以往每名州议员至少有30分钟至1小时的辩论时间,有时议员在辩论时被其他议员穿插提问,辩论时间甚至会被拉长至1小时半至2小时。

责任编辑:盖齿秤